【红堕】心音

OOC
拟人预警,部分情景请自行脑补

众所周知数码兽是由如同细胞核元素一样的数码核所构成,数码核不但构建出了数码兽的身体和骨骼肌肤以及纹理,更是包含了最重要的核心——记忆。
在数码世界相同种类相同外形的数码兽数不胜数,而想要辨认出对方是身份,只能通过读取每个数码兽独一无二的核心。
在别的数码兽看来,那个核心仅仅是辨认的钥匙。
而对数码兽本身来说那是堪比记忆的自我存在所最关键的要素。
和家养的宠物不同。
只需要细心的照顾和喂养就能够成长下去。
数码兽的成长则更像是采用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选择方式。
从无忧无虑的仰望星空变成牵着幼年期玩耍的成长期,然后不断和强敌战斗吸收对手的数据甚至是数据核来使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所以,除了部分性情温和的数码兽之外,大多数的数码兽都是一名天生的战士,战斗也在数码世界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情,强者为了生存而战斗,弱者为了生存而战斗,没有什么不同。
【暗黑利爪】
黑色光泽的兽爪撕裂了面前数码兽的铠甲。
红色的弓早已被拉扯断裂,红色的铠甲也被轰的体无完肤。
事实上它早在战斗之前就清楚,自己不可能是魔王的对手,但是,为了族人的生存他必须站出来用生命来换去那点可怜的转移时间。
“你还真是个顽强的家伙,在我手上能够接下那招还没死透的人可是不多……不过……射手兽你需要为你的愚蠢负责”
黑色的魔王再次抬起了利爪。
“别西卜兽,别以为你能够继续在这里耀武扬威,这里可是皇家骑士的防区,很快你就会和我一样”
到了危机时刻射手兽却一副淡然的样子,面对死亡他并不是很害怕,从站出来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看着别西卜身上点点火焰烧灼的痕迹,以及已经被焚毁的贝希摩斯,怎么看都是赚够本了。
“哼,那群家伙来的可不会那么快”
别西卜兽显然不是那种反派死于话多的人物,猛的刺透射手兽的数据核,只是用自己的数据轻轻的一蹭,射手兽的数据核就开始崩溃。
数据核并非是核心之类的实物,所谓的数据核其实就是构成数码兽的0和1所构成,只要在其中插入其他的东西就会立马崩溃或者产生无法预料的后果。
射手兽甚至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化作数据被别西卜兽吸收了大半。
“既然来了,就不用藏头露尾”
别西卜兽刚点燃了一支据说从人类世界才能买到的特级香烟,尾巴就突然一疼。
要害受创的别西卜兽手里的烟卷直接滚落到地面上。
“你……”
别西卜兽举起枪的手停滞在半空中。
“有尾巴的是你才对”
以银色和红色为主调,胸口刻着令人畏惧的数码危机的皇家骑士正一脸认真的踩了踩别西卜的尾巴。
“红……红莲?你……你怎么会在这?你加入皇家骑士了?”
看到是故友的一瞬间别西卜直接把两把枪随手一扔,有些讪讪的笑着。
“嗯”
红莲抬起了脚,别西卜见机快速的收回了尾巴。
“这样啊……我原本以为你不会加入那种打着正义和理想却被道而行的组织”
别西卜皱起了眉,皇家骑士虽然听起来很响亮,而且也是和正义之类正面的形容词剥离不了的组织,但是他们效忠的却是世界树。
当年的大屠杀别西卜还是历历在目,所以自然对皇家骑士没什么好态度,哪怕他也知道那些家伙也是另有隐情,不过屠杀是事实,就算是皇家骑士也不能否认。
而自己的好友居然在这种组织中沦陷了?
“也不知道是谁成了七魔王?还天天到处惹是生非搞得我手忙脚乱的去处理烂摊子”
红莲抬手对着别西卜的脑壳就是一弹。
猝不及防的别西卜被足以能把成熟期数码兽打哭的一弹差点打成脑震荡。
“你这个家伙有病吗?下手就不能轻点?都多大的人了还跟个小孩子一样”
别西卜刚准备来个以牙还牙却看到了对方头上那个基尔兽的造型,当年的回忆渐渐的浮上心头,抬起的手也放了下来。
纵使他已经知道如今两人都已经是究极体。
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像当年一样玩耍。
曾经的一切都已经是昨日黄昏过往云烟。
但他却始终不愿放弃内心最后的一片净土,那是属于某个人的地方,那里打上了某个人的烙印,正是因为他自己才没有沦为‘暴食’的傀儡。
但是……
他却回不去了。
自己是走的是黑暗的道路而他却依靠着光明生存。
“我怎么样还要你管?对了,以后要叫我公爵兽”
红莲指了指自己胸口的胸牌。
“公爵兽?叫起来可没红莲顺口”
“喂,那个称号也只是你想要偷懒才会那样起的吧?”
红莲走到射手兽残留数据的地方,小心的把剩下的数据核以及残留数据收集了起来。
不一会儿一个空白的数据蛋就在红莲的手中形成,在把射手兽的数据存放进去之后就任由数码蛋飞向远方。
“你很在意?”
别西卜兽在一旁看着红莲的一举一动随即有些失落。
在他看来,自己已经是一个沾满鲜血的刽子手了吧?
“啊,不必这样,我知道弱肉强食的道理,我同样知道就算我反对你也不会在乎,更何况我压根阻止不了你”
红莲拿出自己的小包似乎在翻找着什么。
“你怎么知道你阻止不了我?如果说只要你愿意我甚至可以放下七魔王的位置陪你浪迹天涯呢?”
别西卜兽有些紧张但却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询问道。
“如果小妖你就这么轻易放弃了你的努力,我大概会觉得我看错了人”
红莲把一颗包菜扔给了别西卜兽。
“我……不吃素……”
别西卜虽然被那声小妖叫的飘飘然,但抱着包菜他却实在是没有胃口。
“我知道你不是吃素的,这包菜可是有很多味道的,要不先尝尝看?”
在红莲的怂恿下别西卜兽小口的咬了一下包菜。
甜腻和香醇的味道让别西卜兽不禁有些呆滞,随即大口的啃着。
“诶,有那么好吃吗?是什么味道的?给我尝点”
看着吃的那么嗨皮的别西卜兽,红莲有些后悔的想要去抢。
“哪有你这么小气的,都送给我了还要抢回去?”
只是抬高了手臂,就让红莲够不到那颗包菜。
“就一点……”
“不行”
“一口!”
“哼”
“唔,是巧克力味道的啊”
趁着对方有些走神抬手沾了点对方嘴角残留的菜叶,含在嘴里之后那熟悉的味道让红莲眼睛都快眯了起来。
看着红莲享受似的表情,别西卜居然罕见的有些窘迫。
为了让自己不至于那么狼狈,别西卜稍稍的咳了两声。
“对了,还有重要的事差点忘了,别西卜兽,我可是接到了把你押送回去的任务”
红莲才想起,奥米加临行前叮嘱自己的事情。
“叫我堕天地狱兽或者小妖都行”
别西卜兽并没有把对方后半句话放在心上,他要走没人能够拦得住。
“诶,你不是现在叫……”
“这是对你的特别优待,只有你能够这么称呼我”
别西卜兽稍稍往对方的身边移动了一点。
“这样啊,那我还真是荣幸,不过上面的任务还是要完成的,所以……”
嘴唇被强行吻住,红莲的下半句话立马变成了支支吾吾的呻吟。
而别西卜却不愿意就这样草草的结束。
因为,下一次见面说不定就是多少年之后,而下一次,自己恐怕就再也不会有现在的勇气。
唇齿分离。
红莲是公爵。
小妖是别西卜。
所有的美好都将被尘封在黑暗之中,等待下一次的温柔撬开那被黑暗所浸泡的心扉。
红莲有些呆滞的看着强吻自己之后就突然切换成爆裂模式飞走的堕天地狱兽。
“那个家伙……就不能听我把话说完吗?这下完蛋了”
红莲有些无奈的扶着额头。
本来红莲的意思是既然上面的命令躲不了干脆直接和他远走高飞算了。
……
等下次有机会再说吧……
无论你变成什么样。
小妖就是小妖。
那份记忆,是无法忘却的。

评论(4)
热度(11)
 

© 默默地潜水 | Powered by LOFTER